去年,净利润下降近50%,保险公司转型趋势广阔。

自2014年以来,随着中国市场利率进入下行周期,保险业的利率自由化进程也在同期开始。

面对如此特殊的环境,保险业也进入了一个“寒冬”。特别是自去年下半年以来,监管部门出台了多项政策,从投资方、负债方和股权结构三个方面加强对保险资金的监管,使得以前颇为“神秘”的保险资金申请路径逐渐清晰。

自2015年以来,上市保险公司的净利润普遍下降了近50%。股市动荡与国债利率持续下降趋势相结合,保险资产权益价差收入和新资产投资固定收益率也大幅下降。

截至2017年1月底,多家上市保险公司发布了2016年业绩公告,净利润普遍下降近50%。

新华保险1月25日的业绩公告显示,2016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比2015年同期下降约45%。

2015年同期,新华保险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6.01亿元。

中国人寿1月26日发布的公告称,2016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将比2015年同期下降40%至50%。

2015年,中国人寿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46.99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人寿和新华保险均表示,2016年投资收益下降是2016年业绩预降的主要原因,并受到传统保险准备金贴现率假设更新的影响。

然而,由于保险责任准备金折现率与基准750天移动平均债券收益率曲线之间的直接相关性,以及基准收益率曲线的向下移动,上市保险公司此前相继下调了准备金折现率,准备金的增加对利润产生了很大影响。

此外,根据CICC的预测,中国太平洋2016年净利润可能下降44.9%,而中国PICC和中国太平洋在香港上市的净利润预计将分别下降39.4%和39.0%。

此前,已转型为保险业的上市保险公司习水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2016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407.36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80.84%,主要原因是出售母公司持有的兴业银行股份。

实现营业利润和总利润分别比上年同期下降129.08%和101.56%,主要是由于子公司天安财产保险债券利息和投资保险费大幅增加。

股权投资是一种自然配置。随着监管的日益严格,保险基金的股权投资比例也大幅下降。

2月8日,中国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表示,2017年可能是保险资金使用非常困难的一年。

全球政治和经济不确定性显著增加,“黑天鹅事件”频频上演。经济、贸易和金融风险正处于脆弱时期。

与此同时,国内低利率市场环境和优质资产短缺将继续存在。

由于保险业资产方和负债方之间的矛盾继续失衡,保险资金的使用也面临着利差损失和再投资的风险,以及债券市场的信用风险和市场风险。

未来一年,保险公司将面临国内外的困难。

对此,陈文辉强调,防范风险和加强监管有利于更好的改革、创新和发展。

要充分利用保险基金长期和“反周期”投资的优势,进行价值投资和长期投资。

保险资金的运用应坚持市场化改革和创新发展的方向,积极支持和引导保险资金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

一位业内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监管层不限制保险资金权益投资,而是引导保险资金的长期价值投资,不忘记保险的长期保护功能,防范资产负债错配和偿付能力风险。

“目前,保险业的股权投资比例约为20%,保险资金在资本市场的比例仍在上升空。

监管水平也表明,保险基金和股票的总体投资仍然存在很大的空缺口。

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市场将继续保持低利率,固定收益资产投资回报率也将继续下降,而溢价规模将继续稳步增长。保险机构的资产配置压力仍然很大。股权投资自然是保险资产配置的必然要求。

与固定收益资产不同,股票可以永久持有,这相当于无限期债券,没有再投资风险。

资本市场目前处于底部操作区域,一些银行和房地产蓝筹股仍处于低估值状态。如果未来资本市场走强,保险公司可以通过出售获得更高的利润。

保险基金选择在资本市场表现良好的蓝筹股进行价值投资是大势所趋。

值得一提的是,监管部门将限制激进的股票投资和中短期万能保险产品,这将促进保险公司资金覆盖面的集中提高。

监管政策不仅促使投资激进的中小保险公司进行调整和转型,也使一些大型上市保险公司能够坚持价值投资的经营理念,不受市场的负面影响。同时,他们将在监管行业的重组中抓住发展机遇。

保险公司正在一个接一个地转型,寻找出路。保险是一个管理风险的行业。目前,中国保险业仍处于初级发展阶段。在过去30年的快速发展过程中,保险公司一直“重业务规模,轻风险管理”。

目前,保险公司的保费规模仍保持高增长,而低利率环境的持续和新业务高利率的维持增加了未来利差损失的风险,这将难以长期维持。

中国人寿保险集团总经理助理齐伟山对记者表示:“保险公司主要依靠三种差异:死亡差异、费用差异和利差。

利润来自承销利润、费用利润和投资收入。

目前,投资收入的下降是企业利润下降的主要原因。

整体市场正在下滑,形势不容乐观。

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我们只能把提高承销质量、改善业务结构、降低综合运营成本和稳定投资收益作为问题。

“在监管的不断升级下,许多保险公司被迫进行业务调整,走上转型之路。

其中,从银行担保渠道起步的新华保险,其现有负债成本一直高于平安、CPIC等上市公司。

然而,在银行保险政策利率下调、价值收窄的背景下,新华保险自丰丸接管以来,推动了全方位的价值转型。

近年来,我们选择放弃短期增长率,专注于高价值远期支付业务。其中,我们专注于健康保险等安全产品。2016年上半年,健康保险同比增长41.0%,保费占比从2011年的5.5%逐步上升至2016年上半年的16.2%。转型效应开始显现。

与此同时,始于财产保险的太平洋保险(Pacific Insurance)自2012年转型以来,初步实现了转型目标。截至2016年10月,有效客户数量已超过1亿,比2012年增长33%。

此外,被市场长期称为“友好金融投资者”的安邦保险集团(Anbang Insurance Group)近年来也专注于大病保险扶贫、农业保险扶贫、置换扶贫和工业扶贫,开展长期准确的扶贫工作。

只有向社会提供真正的保险服务,保险才更为重要。

2月8日,陈文辉指出,要从实际出发,全面、严格加强对保险资金使用的日常监管。

从严规范保险资金关联交易行为,从严加强投资能力管理,从严把关产品注册、备案和核准,从严问责和处罚。严格规范保险资金关联交易,严格加强投资能力管理,严格控制产品注册、备案和审批,严格执行问责和处罚。

不难发现,中国保监会对保险公司的监管不仅停留在内部控制层面,还需要全方位的监管。

因此,无论是保险公司主动转型还是被动调整,“名保”已成为保险公司必须坚持的发展路径。在一系列新规定下,大型保险公司仍应坚持价值导向发展。激进的中小保险公司也将被动地调整业务,回归“名义保险”;财产保险公司也将放弃“噱头”产品,保险公司的转型将真正服务于围绕民生问题的实体经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