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账户空账户“4.7万亿中国养老金面临崩溃风险

清华大学最新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养老保险基金在本期存在资金缺口,并利用累计余额进行“投保和分配”,这意味着养老保险已进入三级风险区。

如果不尽快调整该制度,一旦累积余额用尽,养恤基金将面临崩溃的风险。

中国城镇职工养老基金的财务状况越来越令人担忧。

清华大学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养老保险基金本期存在资金缺口,用累计余额支付,这意味着养老保险已进入3级风险区(最高风险等级为4级)。

清华大学就业和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杨燕绥在23日举行的2017年清华养老产业峰会论坛上表示,当前养老体系的可持续性很差空。如果不尽快调整该制度,一旦累积余额用尽,养恤基金将面临崩溃的风险。

学者们发出这样的警告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去年底,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险研究所所长郑炳文在其《2016年中国养老发展报告》中提出,2015年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个人账户(即空账户)累计金额达到47144亿元,而当年城镇职工养老基金累计余额仅为3534亿元。这表明,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资产负债差距将越来越大,基金的累计余额预计将在近期用完。

国家基本养老金计划曾被视为改善养老基金收入和支出的良药。然而,据第一财经记者(First Financial and Economic Reporters)报道,由于难以平衡不同地区的利益,现实主义在国家计划体系的设计上击败了理想主义,真正的国家计划体系将让位给中央计划体系。

养老保险基金可持续性差清华大学就业和社会保障研究中心每年出版《中国老龄化社会与养老保障发展指数报告》。中国养老金发展指数是该指数的六大分类指标之一。该指数旨在评估公共养老金政策的公平性、效率和可持续性以及与目标的距离,并在此基础上提出改进措施。

该指数主任、清华大学就业和社会保障研究中心副主任刘广军表示,2015年,除了公平性略有改善外,养老金指数的效率和可持续性大幅下降。

2015年,中国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公平性有所提高,城镇职工和城乡居民的参保率分别提高了0.7%和3.32个百分点。

享受国家基本养老保险的城镇职工和城乡居民人数增加608万人,完成了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和企业职工制度与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制度的整合。

效率下降的原因是企业雇员养恤金的替代率略有下降,这继续扩大与政府机构和机关养恤金的薪酬差距。养老金福利没有显著变化。

最值得关注的是,可持续性指数介于贫困空之间,具体而言,系统的维持率继续下降到2.87: 1,养老基金支出增长大于收入增长,对财政补贴的依赖度不断增加。

从养老财富积累来看,2015年全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4.13%,低于经合组织国家7.9%的平均水平,各类养老保险余额彩票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12.06%,低于经合组织国家82.80%的平均水平。

杨燕绥说,在人口老龄化的情况下,在减轻企业缴费负担和确保养老金支付的双重压力下,对养老金进行结构调整非常重要。迫切需要建立和巩固中央基本养老金计划,扩大职业养老金,管理个人养老金,并同等重视鼓励就业和改善福祉。

国家的总体规划始于中央政府的资金调整。尽管2015年养老基金累计余额超过3.5万亿元,但目前养老基金的运营明显不均衡。

《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6》显示,截止到2015年底,全国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已经达到了35345亿元,比2014年底增加3545亿元,增长率为11.15%,增速比上一年下降1.34个百分点。《2016年中国养老发展报告》显示,截至2015年底,全国城镇职工养老基金累计余额达到3535亿元,比2014年底增加3545亿元,增长11.15%,比上年下降1.34个百分点。

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累计余额最大的省份仍是广东,累计基金余额达到6532.75亿元,江苏和浙江分别为3163.71亿元和3070.39亿元,北京、山东和四川各为2000多亿元。

这六个省累计结余1996.317亿元,占全国累计结余的56.48%。

养老保险制度的现状是,一方面,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仍处于省级统筹阶段,资金无法在全国范围内调整;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省份面临越来越多的赤字,将不得不越来越依赖财政补贴来弥补赤字。

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是国家协调。

自2013年中央政府启动新一轮养老保险顶层设计以来,基本养老保险国家统筹体系的构建有两种方式。一是真正的国家总体规划,中央政府领取和支持基本养老金。二是采用省级统筹的方法建立中央政府的调节基金,各省将相互上缴调节基金。

第一位财经记者从相关政府部门和专家那里了解到,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第一个想法占据了主流,每个人都希望系统能够彻底改革而不是修补。然而,最近风向逐渐改变,建立中央调节基金制度已成为决策者更多考虑的方向。观念转变的主要原因是短期内很难协调地方利益。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郑功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中央调节基金制度的建立意味着国家的总体规划终于开始了。

过去,他反对调整制度,因为这不是一个真正的国家计划。

目前,人们认为,与其追求一步无法实现的目标,不如支持尽快开始实现目标的步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