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行三年“小”迷你商店低成本模式加速补贴

习记者何青汉加速狂奔近三年的生鲜零售来到了拐点。

自2016年首家盒马鲜生首店开业以来,将餐饮与零售,线上与线下结合的新零售引来竞相追逐,京东、苏宁、美团等巨头纷纷布局生鲜零售新业态。

然而进入今年以来,新零售的风向在转变,众多主打生鲜的新零售品牌出现了开店放缓甚至关店的迹象。

今年3月份,盒马鲜生总裁侯毅发表名为“填坑之战”的演讲,彼时的侯毅已经在反思,“新零售里面针对不同的商圈、不同的人群、不同的消费能力需要不同的解决方法,而不是靠盒马鲜生一个方式就能打遍天下。

”时间过去半年,盒马的填坑之战逐渐打响,战场则在下沉市场,今年以来,针对不同市场需求,盒马推出了盒马mini、盒马菜市、盒马F2等不同业态,通过“试错”探寻适合当前环境下的新零售模式。

9月3日,盒马总裁侯毅在接受等媒体采访时表示,“在未来的规划中,盒马mini业态的销售额将占到整个盒马的一半。

”盒马变小了,相较于开在商业中心中动辄几千平米的盒马鲜生,面积千平左右的盒马mini正如其名,在商品品类、配送范围、覆盖人群等方面都“迷你”了许多。

9月3日,记者来到开业5天的盒马mini上海浦江城市生活广场店进行了实地探访。

记者观察发现,相较于盒马鲜生,mini门店取消了悬挂链和输送线系统,餐饮区面积也缩小许多,同时,散装菜品比例上升,冷柜数量也大幅下降,在装修风格上也更加简洁。

“盒马mini模式是低成本运作,通过取消悬挂链和降低冷柜数量等方式,开店成本也大幅下降,盒马mini的开店成本在200万元左右。

”侯毅对记者表示。

这也意味着盒马mini的开店成本不及大店模式的十分之一。

据了解,盒马鲜生开店成本为3000万元左右,高昂的成本背后则是选址、物业等方面的制约,前期的高额成本也限制了盒马鲜生的发展速度。

而盒马mini通过将店址选在郊区,通过精细化运作面对不同客群、消费习惯进行调整,在成本大幅下降的同时还提升了坪效。

记者观察发现,即便是工作日下午,店内依然人流如织,年龄层次则大多为中老年人。

在品类上,散装菜比例上升,这也更符合当地客群的消费习惯。

“这家店之前是一家进口超市,因为店面较大所以品类在3000到4000个,可以覆盖周边1.5公里的消费人群。

”盒马mini负责人昱夏向记者介绍。

即便品类众多,依托于盒马的供应链体系,散装蔬菜、水果在价格上仍具有一定竞争力,现场一位挑拣水果的老年顾客向记者表示,“之前买菜都在附近的卜蜂莲花,盒马的菜价更低所以选择在这里买菜。

”相较于在一、二线城市和地区的盒马鲜生,盒马mini更像是针对下沉市场的解决方案,“基本上周边20万人口才能支撑盒马鲜生这样的门店,针对5万、10万人口的社区,盒马mini是一个迭代方案。

”侯毅说道。

实际上,目前开业的三家盒马mini店中,除了第一家位于市中心,开在浦东的第二家和闵行的第三家门店,都位于对价格敏感的社区。

侯毅还透露,接下来盒马mini还将在类似上海宝山、青浦的地区开设两家门店,通过这几家门店研究出最佳的人力成本结构和商品结构后,盒马mini将迅速在全国推开。

然而在下沉市场中其所面临的对手并不是生鲜超市,传统商超和前置仓才是其在下沉市场中面临的“敌人”。

业内分析人士称,相较于前置仓,盒马mini更具有线下引流优势,同时线下门店对于库存和品控较前置仓也具有优势;而对于传统商超,覆盖1.5公里的配送又使其在线上吸引消费者,盒马mini方面向记者介绍,目前盒马mini的线上销售占比超过50%。

除却在下沉市场“填坑”,盒马在其他业态方面也在不断尝试,侯毅介绍,目前盒马体系新业态从产品线上可分为三类业态,一是解决客群一日三餐的盒马mini,盒马菜站等业态;二是解决办公室人群日常用餐问题的盒马F2;第三类则是解决周末去处的盒马里。

据了解,第一家盒马里将于今年10月在深圳开业。

回到下沉市场,如何离消费者“更近”是新零售需要考虑的问题,在新零售品牌将目光都投向社区的同时,其在消费场景上面对的对手仍是传统的菜市场,能否真正的将买菜这一消费场景改变,盒马还需要时间和业绩给出答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