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商业银行应该缩小中国的规模。

根据中信银行第一季度业绩报告,截至报告期末,中信银行负债总额和股东权益总额为5.75万亿元,比上年末下降3%,其中负债总额为5.36万亿元,比上年末下降3.39%。

据分析,中信银行的规模缩小是由于央行精神压力评估和资本充足率的压力,中信银行调整了银行间业务规模。

商业银行规模缩小的背景是中央银行的规模缩小和最近中国金融的去杠杆化和泡沫挤压措施,这些都使市场紧张不安。

今年3月,美联储确认将在今年年底开始缩减资产负债表。由于美联储是此次全球央行资产负债表扩张的始作俑者,其规模缩减将不可避免地表现为全球货币紧缩,其他央行也不可避免地在此后立即开始缩减规模,否则将导致货币价值链扭曲。

事实上,在美联储之前,中国人民银行近年来已经开始缩减资产负债表。

自今年以来,中国央行的资产负债表逐月缩水。1月底,中国中央银行总资产为34.8万亿元,2月底降至34.5万亿元,3月底降至33.7万亿元。两个月来,中央银行总资产减少1.1万亿元,减少3%。

然而,与央行资产负债表收缩相反,商业银行的资产和负债仍在扩张,尽管扩张速度在下降。

2017年第一季度,社会融资规模增加6.93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2268亿元。

其中,第一季度实体经济贷款增加4.5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1615亿元。

从这个角度来看,商业银行的资产规模仍在大幅扩张。

近年来,由央行主导的基本货币的增长率从两位数降至一位数。根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陈道富在一篇文章中提供的数据,基础货币从2010年底的18.5万亿元增加到2016年底的30万亿元,累计增长62.2%,但同期M2余额从72.59万亿元增加到155万亿元,累计增长114%。

从2015年9月到2016年6月,基础货币甚至连续四个季度分别出现-1.75%、-6%、-4.39%和-1.3%的负增长。

流通中的M0货币从7.25万亿下降到2016年的6.83万亿。

广义货币M2的增速不仅仅需要基础货币,还需要商业银行的信贷投放,商业银行的信贷投放也是一种货币创造,在中国是主要的货币创造途径。广义货币的增长率M2不仅需要基本货币,还需要商业银行的信贷。商业银行信贷也是一种货币创造,是中国创造货币的主要方式。

例如,居民或企业去银行存钱,银行借钱给企业或个人。结果,形成了大量的企业存款。个人储蓄存款业有所增长。然后银行又去银行借钱,以此类推。

因此,没有商业银行的贷款,仅靠央行是不可能形成超额货币的。

商业银行还通过资产负债表外和财务管理工具扩大资产规模。银行总资产的增长率超过了M2。2016年底,银行总资产232万亿,同比增长15.8%,同期国内生产总值74.41万亿,同比仅增长6.7%。

商业银行总资产的急剧膨胀反映在企业的高负债率上。

近年来,商业银行的金融创新一直在迅猛发展。银行间业务和银行间存单发展迅速。资金在系统中盘旋,由空套利,期限错配严重,银行脆弱性开始显现。

笔者认为,中信银行的规模缩减可能只是中国商业银行的开始,其他商业银行的规模缩减也将在未来跟进。

从数据中还可以看出,中国未来资产负债表收缩的主要任务不是央行,而是商业银行。

显然,未来商业银行将不可避免地开始收缩表外业务和财务管理业务,这将不可避免地对市场流动性产生更大影响,也将挤压商业银行资产扩张的速度和路径。在经济下行压力很大的情况下,监管者的主要目的是将资金投向实体经济,因此信贷扩张不会受到很大影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