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文新:金融监管应该以勇敢和智慧为先

1.金融监管不应“有勇无谋”,因为它属于“无所作为”的范畴。此外,因为“寻求私人利益”,这通常是“鲁莽的”。

“寻求私人利益”可能不是把钱放进口袋,而是满足某些利益集团的期望或受到利益集团的约束。然而,无论什么原因,金融市场都将是不幸的。

这是因为市场公平和利益倾向的消失必然会侵犯其他投资者的权益。

从这个角度来看,监管者是无情的,在控制混乱方面是铁腕的,在杀死恶魔方面是强有力的,在维护正义方面是强有力的。当然,这是令人满意和值得称赞的。

2.但是我们应该关注另一个趋势吗?在我看来,金融治理不仅需要勇气,还需要智慧和策略。

中医有句谚语:疾病落在山上,疾病像线一样被除去。

金融市场也是如此。“疾病”是由于时间的积累和“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肤浅的现象很容易看到。然而,疾病的原因很多而且复杂。要“治”,就必须认清病因,分清阴阳、虚实、寒热,更要注意“治”在“补伤”和“抑促”之间可能存在的矛盾。

此外,负责任的医生必须强调“治病”和“治本”,而不是简单地去除表面现象,否则就是对生命的亵渎。

3.不负责任的医生面临人生,而不负责任的金融监管经理面临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和兴衰。因此,金融监管和金融混乱控制不能选择“蒸汽跑步机碾碎锅的方式”,也不能导致“锅是直的,人是死的”的恶性结果。

因此,中国金融监管者有勇无谋,而“有勇无谋”也将导致极其恶劣的后果。治理的意义是什么?4.近年来,我国的财务管理出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单一的“问题导向”。

它必然导致两个层面的问题:第一个层面是在改革层面,单一“问题导向”致使目标丧失,结果是金融改革偏离实体经济要求,在乱象丛生过程中“脱实向虚”;第二个层面是监管,单一“问题导向”,使得监管者只顾解决表面问题,经常是不顾战术安排,有勇无谋地大杀大砍,最终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它不可避免地会导致两个层面的问题:第一个层面是改革层面,其中单一的“以问题为导向”会导致目标的丧失。结果,金融改革偏离了实体经济的要求,在混乱的过程中“脱离现实走向空虚”。第二个层次是监督,采用单一的“以问题为导向”的方法。因此,监管者只专注于解决表面问题,往往忽视战术安排,进行大规模杀戮和无计划的英勇砍杀,最终杀死1000名敌人,并伤害800名自己。

5.因此,我们特别希望今后的“一线三会”能够认清疾病的根源,系统地安排和协调金融改革和监管问题的行动。

关键是要清楚地看到疾病的来源,并从内部和外部进行治疗。

然而,不幸的是,现在的问题是,疾病的来源没有得到明确的确认,或者根本没有确认疾病的来源,然后监管当局被迫“在不治愈疾病的情况下治愈疾病”。

6.现在,央行已经开始平衡短期货币,以填补金融去杠杆化留下的缺口。

但是我认为中国不是资金太少,而是资本太少。不是货币总量不足,而是金融结构扭曲。

因此,简单采用短期流动性补充政策只会导致“越来越多的钱和越来越少的资本”的金融结构越来越严重的扭曲。

因此,有必要敦促央行将长期资产与长期负债相匹配,通过“锁定短期、释放长期”不断向市场注入长期流动性,引导金融市场做出长期投资安排,自然降低杠杆率。

中国央行正不断扩大杠杆,迫使金融监管机构试图去杠杆化,而不是目前的情况。

7.事实上,央行通过控制货币市场的利率来引导企业的融资成本——传统的货币政策操作方法是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发明的,是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至2008年的央行操作方法。

我们看到的事实是,这个过程恰恰是世界金融资本主义快速发展的过程,也是最终导致美国金融危机的根本原因。

因此,金融危机后,世界需要恢复实体经济,扭转过去的金融结构,让金融市场产生更多的资本而不是货币。只有这样,美联储长期实施的“扭曲操作”才能得以实现,同时发达国家的央行也纷纷效仿。

8.然而,中国央行只看到了过去数学模型的失败,却不明白它失败的原因。因此,中国的货币政策操作仍在向短期金融方向发展,这也是金融资本主义——金融资本至上。

金融创新一切都是对的,经济后果是实体经济的责任——这是中国快速发展的必然结果。

看看这些年来的经济和金融舆论是不是这样?9.我们说过,金融资本中被货币投机偏好的资本不怕短期,即使它只有一天的期限,它也可以从货币市场中获利。

但是工业资本和股权资本可以吗?没有。

他们必须有足够的耐心、足够的时间和足够的风险,才能获得超额回报。

如果我们希望中国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我们应该需要什么样的金融?因此,我想告诉监管机构,在央行不能通过“锁定空头、延长多头”来降低金融杠杆率的前提下,你为解除金融杠杆所做的任何努力都可能变成“杀敌八百”的闹剧。

发表评论